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欣赏朱耷画作,辩证看待创作中笔墨的地位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娱乐平台

      20世纪90年代,国画界展开了一场关于“笔墨”的大讨论,有人抛出了“笔墨等于零”的论点;有人驳斥这个观点,认为笔墨是国画创作的根本。十几年过去了,当重新回顾这场大讨论就会发现,笔墨这个词有很多外延,从某一个层面理解,这两种观点都有道理,如果在传统国画的创作范畴内谈论笔墨,那笔墨绝不等于零。如果在新派国画的创作范畴内谈论笔墨,那种脱离了画面单纯炫技的笔墨其艺术价值的确为零。接下来就欣赏四幅八大山人的画作,聊一聊为什么在传统国画创作中笔墨是一切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传统国画对作品艺术价值的评定标准有很多,这些标准的产生大多与欣赏者的感情有关,涉及到技法层面的不多。久而久之就出现了重意境、轻笔墨的创作习惯。八大山人的作品面貌怪异,没有赏心悦目的外表,但能够打动人心,正是由于画中的意境能够让欣赏者产生共情。至于,八大山人的作品能够流传三百余年还能让人感动,还是少不了扎实的绘画功力,这份功力就是传统国画中的笔墨。笔墨都是国画创作中的工具,可以拆分成两个字理解。笔强调的是线条魅力,墨强调的是色彩变化,在创作中拥有了这两种能力,画出来的作品就不会太差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八大山人的某些作品也有炫技的嫌疑,比如这幅墨荷图构图十分大胆,荷叶是只画一半,荷花也荷叶遮挡,这样构图不完整的作品在传统创作中犯了太多忌讳。偏偏在八大山人笔下出现这样的作品,就能够让世人接受。世人了解他的生平经历,理解他的悲愤抑郁,他在作品中肆意流露出各种不满就成了真性情的表现。仅有真性情当然不够,幼儿涂鸦也是真情流露,但很难称得上是作品。墨荷图中有一根荷叶茎秆横跨画面,这根茎秆是一笔画出来的,运笔过程中有轻重缓急,也有提按顿转,最简单的线条在八大山人的笔下有了立体的感觉,这就是绘画技巧的魅力。如果没有这样的创作功力,八大山人的作品恐怕也会湮灭在历史之中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八大山人喜欢画荷花,他画的荷花中常有怪鸟出现。最怪的地方在鸟的眼部,几乎都是“死鱼眼”,看着特别呆滞。这是将人的感情赋予了自然界的生物,通过画中花鸟表达内心深处的伤感。对于八大山人来讲,他没有抛下对笔墨的追求,才成就了他在画坛中的地位。从清初到清代中期,八大山人在清四僧的排名中一直居于首位,有人敢说石涛的不好,但没人会轻易评说八大山人的不足。就是因为他在创作中坚守了笔墨是一切的观念,他所有情感的表达都是构建在笔墨之上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艺术创作要求新求变,时代变了,技法也会随之改变。单纯地讨论“笔墨”二字是没有意义的,对于研究者来讲,观点的适用性都是有限定范围的。无论笔墨是什么,对于欣赏者而言要求很简单,好的作品要么打动我的眼睛,要么打动我的心灵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丹青妙笔勾画祖国秀美河山,大师级画家李可染绘兰亭图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喜欢绿水青山,于是有了青绿技法,清代画家张熊绘松峦访友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以金石之气入画,画健壮虬劲梅花,赵之谦绘冷香图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,明代画家王谔绘沧浪濯足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